梦投畜身,遭受宰杀

宋朝著名文学家王庭坚,是持长素的佛教居士。 他写了一首劝人要戒杀放生的诗:

我肉众生肉
名殊体不殊
原同一种性
只是别形躯

 

我们人类的肉跟一切众生的肉,都是一样的。 凡动物都有灵性,只是名称不同,我们为何如此残酷,要残杀和它的肉呢?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皆可成佛。 所以,畜牲和人类的体性是一样的,只是形相身躯不同而已。  

 

在清朝嘉庆年间,陕西省,蒲城县的县令, 他守持不杀生戒好几年,但是他的夫人性情残忍暴戾, 为了贪图口福,每日宰杀不少家畜,用以烹制各种精美的饮食。

 

有一次,正值夫人生日,于是她亲自吩咐厨师准备丰富的筵席。  这一日,厨房外,猪、羊、鸡、鸭、鱼、虾、蟹、白鸽、蟮等, 都被捆绑满地,各个伸颈哀鸣。 

 

这位县令入厨房见到这种情况,深为怜悯,生起恻隐之心,于是劝夫人说:“你因逢生辰,这么多家畜,因为你的宴会,将被一一宰杀,实在可怜。 你庆贺诞辰,应该种善修福,摆设素宴才对。” 

 

夫人很气愤地说:“如果大家都好像你,遵守佛教,戒杀放生。 数十年之后,畜牲繁殖,全天下就会变成禽兽的世界。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, 我是不会听的。”

 

第二日早晨,夫人仍在熟睡中。 不知为何,蒙蒙眬眬,不知不觉间,好像自己的身,入了厨房,见厨师正在磨刀,旁边有几个侍婢围观。

此时,好像神推鬼拥那样, 夫人忽然觉得自己的灵魂,走入猪的身体内,合为一体。

 

这时,厨师走近猪前,执着小猪的四条腿,摆放在凳上, 然后用力握着它的头,手持利刀,猛力刺入喉部,她痛彻肺腑。 接着又被投入煮沸的热水,跟着利刀割裂颈部直至腹部,她痛极难忍。

 

夫人的魂魄,随着抽出来的猪肠,飘出猪体外。 没多久,魂魄又附在羊身,同样遭杀,她惊惧狂叫。 几个侍婢站在身后,谈笑自若,袖手旁观。 但是夫人觉得,羊被杀戮的惨痛,是更加倍于猪的。

 

过了一会儿,又杀鸡宰鸭,她一一皆如亲身感受。

当宰杀完毕,夫人惊魂稍微安定,但是在这时候。 忽然间老仆人拿了一条金色的鲤鱼进来,夫人的魂魄,又立即投入鲤鱼之内。 

 

她听到一个婢女很开心地说:“夫人最喜欢吃鲤鱼,她现在还在睡觉。 快点交给厨师,剁成鱼丸,给夫人做早餐。

于是,厨师将这条活生生的鲤鱼,剥去鱼鳞,抽出鱼胆内脏,斩头斩尾。 夫人有如亲受凌迟极刑,最后被放在钻板上,利刀不断地,铮铮细剁。

 

这个时候,一刀一痛,身体如同寸寸割裂一样。 她最后极力呼叫,忽然间从梦中惊醒。

夫人回想梦境,不觉汗如雨下,她从此长斋持素,还戒杀放生。 

 

这件事记录在莲池大师的《戒杀放生文》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