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袋和尚:退步原来是向前

在中国五代梁朝的时候,有一位叫做“布袋和尚”的僧人,别号是“契此”。

他的生平无人知晓,大家只是知道他终日左手带着念佛珠,念阿弥陀佛,右手带着一个布袋。  

 

凡是施主供养给他的食物、杂物,他都欢天喜地地接受了,放入自己的布袋里的,所以人人叫他“布袋和尚”。  

这位来历不明的和尚,亦是一位诗人。  

 

因为他的诗朗朗上口,他说:

我有一布袋
虚空无罣碍
展开遍十方
入时观自在

 

他的意思是说,我有个一布袋,就好像虚空一样无罣无碍。 打开的时候,比宇宙还大,收起来的时候,比微尘还小。 这个布袋,大可以无限大,小可以无限小。 无论多大多小,我的心情都是一样悠闲自在的。

 

这个“布袋”,象征“菩提”,即是“觉悟”,亦象征“烦恼”。  

 

当你的心性蒙尘,就成为烦恼,布袋就成为负担。

当你一念清净,就是“菩提”,布袋就是“本觉”,大如虚空,量如宇宙。  

 

但是无论菩提、烦恼,都是同自一个布袋。  

所谓:“烦恼即菩提,菩提即烦恼。 ” 悟的时候是菩提, 迷的时候是烦恼。

 

布袋和尚自己有一种非常谦虚的人生哲学。 他说:

手把青秧插满田
低头便见水中天
心地清净方为道
退步原来是向前

 

农夫插秧的时候,是向后退的,低头就见天空倒映在水田之中。  

原来低头,就可以望见辽阔的天空,不用仰天而望。  

心地清净方为道:只要心地清净,自己的行为就自然清净,世界就更清净。 

我一面插秧,一面向后退步,不知不觉地,就将青秧插满园田。  

原来退步,就是向前!  

 

这种退步原来是向前的处世哲学,内含柔和忍辱。  

海阔天空的人生心境,表面上看来,是后退,其实是谦让豁达,以退为进。

 

传说布袋和尚,就好像白云一样自由来去。  

这首富于文学美感,意境高远的诗,可能是他内心的写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