弥勒菩萨说忍辱功夫

阿逸多菩萨,也就是弥勒菩萨。

梵语“阿逸多”,此云“无能胜”,又叫“慈氏”。

 

这一位菩萨,他专修慈心三昧,对任何人都存一种慈悲心。

你骂他,他也对你慈悲;你打他,他也对你慈悲。一般人对他无论怎么样子不好,他都是慈悲──你欺骗他,他也是慈悲对你;你侮辱他,他对你也是慈悲;你对他发脾气,他对你也是慈悲;你对他生无明,他对你也是慈悲:一切一切都是对人慈悲。

 

不但对人慈悲,而且还爱护一切众生。他看一切众生,都好像他自己的子女一样,甚至比自己的子女更亲。

他爱护一切众生,所谓“无微不至”。对于众生那种的慈悲、那种的爱护,无量无边。

 

他就修这个慈心三昧;修慈心三昧,就是先要修忍辱,所以他才有几句偈颂。

这个偈颂,你们都听过好几次了,不过有的人还没听过,我今天再给你们讲一讲。

 

他说:

老拙穿衲袄,淡饭腹中饱;
补破好遮寒,万事随缘了。
有人骂老拙,老拙只说好;
有人打老拙,老拙自睡倒。
唾在我面上,凭它自乾了;
我也省力气,你也无烦恼。
这样波罗蜜,便是妙中宝;
若知这消息,何愁道不了?

 

你看,这一位菩萨,他说“老拙”,就是一个很愚痴的老年人。

他没有说小拙,他说老拙,这个老拙就拙得很厉害。

衲袄,就是一个破衣服,用针线把它衲住。

 

“淡饭腹中饱”,什么叫淡饭?

就是没有油、也没有盐,不是说,哦!又要放点香油,又要放点芝麻酱,又要放点麻油,又要放一点酱油,这个味道调得它好好的,那就不是淡饭了。

这个淡饭,淡而无味,一点味道都没有。

腹中饱,可是把这个肚子装满了,已经饱了。

 

“补破好遮寒”,补我这个破衣服可以遮寒。

“万事随缘了”,什么事情随随便便,事来则应,事去则静,安份随缘度岁月──到处随缘度岁月,安份守己过时光。

 

这样子,万事随缘了,来了就来,去了就没有了,这就随缘了。

这就是随缘不变,也就是不变随缘;也就是动中有静,静中有动;亦动亦静,亦静亦动。

这个不要讲太深,讲太深了,没有人知道。

 

那么“有人骂老拙”,有人骂我,骂这个老愚痴的人,“老拙只说好”,你越骂,我就:“哦,好!”就说好。

“有人打老拙”,有人打这个老愚痴,没有智慧这个老人,怎样呢?“老拙自睡倒”,你打我一下,我躺那地方就睡着了。

 

你看,这真是愚痴!人家打他,你要是一般人哪,你这么打他一下,他就和你瞪眼睛了:“你为什么打我啊?”

但是他不单不瞪眼睛,还把眼睛闭上,躺那儿睡着了。你说,这妙不妙?

你们谁要能会这个方法,那就是不错了,那就是真有修行了。果前,你要有这个能力,那就真是向前了。

 

“唾在我面上”,你一口唾沫吐到我的脸上,有人吐到你脸上一口唾沫,啊!那无明火发起来三千丈了:“你为什么这样子侮辱我?”那不得了!

“凭它自乾了”,叫它自己乾了。我不用手来擦它,“我也省力气”,我省举手来擦面上的这个力量。

 

你虽然力气不大,但是你这么一擦,这也要用一股力量。但是我不擦它,把这个力气省了。

“你也无烦恼”,你一看见,哦,这个人,我吐到他脸上,他都像没有这么回事似的!

这个人,我不要和他一般见识的了。

“你也无烦恼”,你烦恼就没有了。

 

“这样波罗蜜”,这个就是波罗蜜。

什么是波罗蜜呢?就是人家打你,你能睡着;人家唾在你面上,你能让它自乾了,这就是波罗蜜。

 

什么波罗蜜?这就是忍辱波罗蜜。

这个波罗蜜,你若再不认识,那你学什么佛法呢?你学佛法,一天到晚学佛法,学来学去的,来了,你不认识这是什么法。

譬如你们和人打完架,想起我对你们讲的话,想起我的功夫来了,“啊!我学了很多佛法,怎么我那个时候不会用呢?”

 

这样波罗蜜,“便是妙中宝”,这是妙中之妙,宝中之宝啊!

 

“若知这消息”,你若知道这个消息,“何愁道不了?”你还有忧愁什么道不了呢?

你若有这种的忍辱力,你的道业一定会了的。

 

诸佛菩萨不会欺骗人的。这是阿逸多菩萨,他说的忍辱的功夫。

你们各位,应该照阿逸多菩萨──向弥勒菩萨这样学习。

你要跟着弥勒菩萨这样学习呀,那你决定成道业。

 

*宣化上人开示